南方蝶道

轻度自闭症患者,不切实际的幻想家,自怨自艾的喃语者。

【东凯慎入】岁月神偷

酒昧:

*听了歌突发的小段子,线线说了,rps嘛,就不遮遮掩掩了




大学时候王凯忙,总是过了饭点才去食堂吃饭。


那时候食堂关门也晚,艺校嘛,孩子们玩起来没个正经,越漂亮的回来得越晚。王凯那时候年轻,不如现在会打扮,回学校的时间不早不晚,刚好能赶在食堂二楼最里面的窗口打烊之前吃上一碗面。


不是他喜欢吃面,而是开到这个时间的就只有卖面的了。


王凯就是在吃面的时候遇上的靳东。


当时他还不知道靳东是他师哥的,要是早知道,依他的性格是断然不会端着碗面就凑上去的。那天外面飘着小雨,冷得很,王凯从外面裹着风衣一溜烟钻进食堂里,猫着腰闷着头就往二楼最后一个窗口去了,打饭的师傅认识他,也不用他说话,直接给盛了一碗热汤面。


王凯往窗口扔下几枚硬币,抬起头来才看见嘴唇都冻白了,打饭师傅见怪不怪,替他往面上盖了两勺辣椒油。


王凯在腾起的热气后面眼睛都笑眯了,说了两声谢谢谢谢,端起面就转身找座位去了。二楼的食堂基本已经空了,白瓷碗盛着的面端久了烫,王凯刚走了两步就端不住了,赶紧在离自己最近的桌子上撒了手,碗几乎是被他丢出去,面汤溅出来,桌子上椅子上都是。


王凯颇为心虚地看了眼保洁大妈,俩大妈正揣着棉手套聊得火热,根本没空理他,他看紧邻的那桌只有一个人在吃面,赶紧端着碗蹭了过去。


十几年前的时候食堂条件也就那样,桌子椅子连在一起,年岁久了一碰就晃,王凯坐下的时候桌子猛地摇了一下,对面的人抬头看了他一眼,王凯特不好意思地笑笑,顺便借着头顶忽闪忽闪的橘色灯泡看清了对面的人。


好看。


保守估计,那是一张至少得下半夜三点才能回学校的脸。


王凯低头看了眼手表,十点半。他看对方穿一件连帽卫衣,以为和自己一样是大一新生,于是特没心没肺地问人家,没约啊,回来得挺早。


对方挺奇怪地看他一眼,接一句,外面下雨。


王凯把辣椒油拌开,说,下雨打伞啊。


对面的人不吃了,筷子一放,问他,那你怎么不出去。


王凯咽下一口面条,辣椒油蛰得他嘴唇嘴角都泛了红,他眨巴眨巴眼睛,缓了一会儿才说,饿啊。


对面的人递给他一张纸。


王凯把纸放到旁边,接着低头扒面,安静了一会儿他听到对面的人又重新把筷子拿了起来,一边吃面一边问他,咱俩是认识?


王凯哼哼唧唧地咬着面条说不认识,他估摸着下一句话就要问他不认识你干嘛坐我对面,于是他抢先一步说,食堂这么冷,两碗面摆一块不容易冷。


说完就觉得自己有点傻。


那俩人坐一块是不是也不容易冷。对面的人一本正经地问王凯。


王凯愣了一秒,然后特没形象地哈哈哈哈开始乐。


等乐得差不多了,对面的人一伸手,自我介绍道,靳东,大四。


王凯特郑重地握了握那只手。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反正认识之后,就总能遇到了。


大多日子是王凯到食堂时靳东已经吃上面了,这时候王凯就会捧着碗面坐到靳东对面开始吃。其实两人倒也没什么太多的话题可以唠,王凯大一,对什么的新鲜劲儿都还没过去,成天聚餐唱歌社团活动忙个不停,靳东那边都快要毕业了,忙论文忙工作,同一个地界呆了四年,看什么都兴致缺缺。


倒是也有能说上话的时候。


靳东读书多,懂得也多,有时候随口谈一谈大千世界什么的,王凯都听得聚精会神,黑眼珠里藏着星星月亮似的,乌黑锃亮,看着靳东就好像看着太阳。


少些时候是王凯先到的。有次去得早了,王凯去窗口卖面,师傅扫一眼问,今天还用给你朋友留一碗不,王凯没听清,弯着腰把头凑过去,说了一句啊?师傅也抻着脖子去看王凯,外头冷,厨房热,玻璃上了一层雾,师傅拿袖套擦两下玻璃,说,哦,看错人了,看错人了。


王凯好像觉得懂了,又好像没有。




学期末的时候系里要拍话剧,表演系的话剧自然是有些分量的,大一新生个个跃跃欲试,王凯也不例外,天天闷在宿舍准备剧本,一连几天别说出去玩,觉都睡不踏实。就这样忙活着过了一周,某天王凯刚下课,坐门口的同学就在教室前面嚷嚷,王凯门外有人找,王凯应了一声赶紧拽着书包跑过去,看见门口站着靳东。


靳东穿着一件夹克,手里什么也没拿,两人面对面站了一会儿都没讲话,最后还是王凯觉得站门口太挡地方了,拉上靳东的胳膊两人就往外面走,边走王凯边说,师哥怎么来了,是有事要帮忙吗?


毕竟高年级有事找低年级跑腿在每个大学都好成传统了。


靳东被他拉着走,说,不是,就是来看看你,听说你们最近在排话剧。


王凯知道靳东话剧演得好,在学校都是小有名气的,听他这样说,即希望靳东能给自己点儿指导,又害怕他真的让自己现场演一段,班门弄斧。


王凯随便应了一句,两人走到教学楼外面的一块空地。


靳东说,排话剧的是我同学,这两天刚好听他提到你,说你表现不错。


王凯张着嘴啊了一声,不知道靳东是不是在客套。


靳东接着说,所以我就来看看你。语气特别理所当然。


王凯这时候才去看靳东,靳东是笑着的,眼角有浅浅的纹路,眉目像招贴画里直接剪下来的似的,端正又气派。


他在心里默默羡慕着这样的靳东,羡慕着羡慕着,也不自觉地跟着一起笑了。






后来话剧选了王凯主演。


他站在舞台上念着台词,聚光灯好几盏一齐照着他,晃得他眼前一片白,观众席被各个年级的学生塞得满满当当,远处黑压压看不清楚,只能看清离舞台最近的几排。第一排全是校领导,一个个绷着脸严肃得不行,第二排是学生会的干部,王凯念词的功夫扫了一眼,看到靳东坐在正中间,对着自己笑得特别真诚。


王凯瞬间觉得台词念得都有底气了。


谢幕的时候好多人一齐涌到舞台上,王凯被各种人拉着合影,先是领导,然后是工作人员,最后还有好多同学,折腾下来人都快被扯变了形。王凯嘴里翻来覆去就那几句:谢谢谢谢,过奖过奖,没有没有,不敢当不敢当。整个人根被戳坏了的复读机似的。


一片闹腾中王凯看见靳东也上了舞台,站在离他挺远的地方,可他一眼看过去就是看得特别清楚。靳东没和大家伙儿一样站在前面,而是绕去了后台,王凯抓找个空也跟着溜了,靳东走得快,拐个歪就看不到了,王凯在后台找了几个化妆间才找着。


进门的时候靳东正从包里拿了什么出来,王凯走到他身后,问他,哥,这什么,怪香的。


靳东说,宵夜,给你的。


一掀开保温壶的盖子,里面装的是汤面。




王凯成名后几乎天天泡在各种化妆间里,心情好的时候他就会跟那些小辈说,你们现在条件好,这化妆间多白多亮堂,我们那时候学校化妆间里装得都是电灯,黄灯泡,画出来的妆都偏色。


那天他带着一脸有点儿偏色的妆坐在化妆镜前吃汤面,热汤的蒸汽盖在镜子上,靳东坐在化妆台上,脚踩着椅子,在一旁抽烟。


狭小的化妆间里都是烟草和葱花的味道,沾了两人一身,后来两人顶着夜风绕着人工湖走了两圈也没吹掉。王凯站在湖边说师哥,食堂的汤面我都好吃恶心了,明儿咱能不能换个窗口吃酸辣粉去。


靳东在一旁笑。


王凯转头说,师哥,我说真的。


靳东说,我明天就毕业了。


王凯恍然大悟,哦,你比我老三岁,忘了。


有机会吧,靳东说,有机会带你去吃。




后来再遇到的时候,两个人却早已经过了聚在饭馆一起吃酸辣粉的年纪。




戏杀青的那天,靳东请剧组同事到家里吃饭,一伙人闹哄哄地挤在客厅,一会儿喊嫂子我要吃这个,一会儿喊嫂子我要吃那个。胡歌坐在王凯旁边,也特别积极地举手发言,说嫂子我想吃汤面。他俩离得太近,胡歌举手的时候胳膊肘不小心撞了一下王凯的脸,王凯做出特受伤的样子捂着脸倒在一边,任胡歌怎么苦着张脸拉扯他,他也没松开手。


李佳从厨房出来,沾了满手面粉,跟胡歌说,歌歌,汤面我不会做,这会儿包饺子呢,要不给你下碗馄饨?


胡歌说,嫂子我说着玩呢,你做什么我吃什么。


李佳一边在围裙上擦手一边说,都怪你东哥从不吃汤面,我也就没学,这时候倒是露怯啦。


胡歌忙着去掰王凯按在脸上的手,笑嘻嘻地胡乱说了几句应付过去,等李佳转身回到厨房,王凯才把手放开,胡歌凑过去看,慌了,低声问我刚刚撞你眼睛上了?你快给我看看,怎么都红了。




他想起那年毕业晚会,自己演了一出话剧,演出之后他去找编排话剧的学长,问他是不是因为靳东所以自己才能当主演,学长很疑惑地看着他,说自己跟靳东并不熟,他也没有来找过自己谈论过任何关于话剧的事情。


在靳东毕业后的一年,某次聚会上王凯遇到了靳东的几个学弟学妹,他们说玩笑似的对王凯道,自己有一个学长,奇怪得很,不管在和谁在外面,不论在哪儿玩,总是要在十点赶回学校的食堂吃宵夜,别人问他为什么,他也不说。




王凯第一天进剧组的时候是在中午,靳东到得早,在帮忙准备盒饭,他随手把盒饭两两叠在一起,对李雪说,天气冷,两盒摆在一起不容易冷。他站在门口很礼貌地叩了叩门,李雪和靳东一齐回头看他。


靳东笑了,眼角有浅浅的纹路,眉目依旧仿佛从招贴画里直接剪下来的一样,端正又气派。


可鬓角怎么就生出了白发。








【岁月神偷·完】



























评论
热度(948)
  1. 狂简酒昧 转载了此文字

© 南方蝶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