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蝶道

轻度自闭症患者,不切实际的幻想家,自怨自艾的喃语者。

给某些性别歧视还不自知的同人圈呼吁家

檐花:

主体无法摆脱社会身份的交互而作为一个统一整体存在,严格意义上所有同人创作都out of character。创作者将整体碎片化投射自身的欲望与建构,不考虑受众的情况下可以说是全然自由的。所谓扭曲原作在任何作品中都存在,原作向的作品也可以成为完全展现作者主体性的文章。但性别却成为了某些人的底线,女体化之所以不属于喜好不一而引起争议,部分是因为减损了人物的男性气质,作为异性恋或同性恋的读者无法感受到人物的性吸引力,即丧失了产生热爱的内在欲望动力。同人创作与阅读本就立足于对人物的解读而非故事本身,人物吸引力不加以放大会流失部分读者无可厚非,但绝对不足以论及对角色的侮辱。
 
反而尊重角色作为男性本身就是对角色的误解。任何对性别的形容词都经由社会塑造,使性别不仅作为存在,更成为了一个人的本质,他可以处于任何时代产生任何情感,但必须是男性。他男性的本质,先入为主地主导着image的塑造。当作者宣布了人物性别后,他/她的任何行为在读者眼中都具有了展演性,并通过这个表演的过程将自身物化且固化于社会的话语体系中。性别的改变,于角色本身可以毫无影响,但对于某些读者来说却是对权力的扭曲,读者无法在女性角色上感受到含有性意味的穿透力,将本质与存在混为一谈而认为某一群体与普遍的人具有本质差异,对他们来说人格在改变生理器官后已产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柏拉图曾写“任何我们所关心培育的人,所期望成为好人的人,我们不应当允许他们去模仿女人。”是因为“神从一开始就使女人的性情适于室内工作,而使男人的性情适于室外工作。……神使男人更能耐寒耐热……使女人对这种事情的忍耐力较差……神还分给女人比男人更多的畏惧心理。”在《会饮》中他也通过苏格拉底的发言解读了爱若斯,爱的阶梯以男女的爱情为低劣的原始欲求,之后是男性之间的爱,因为他认为女性缺乏思考的能力却拥有生育的能力,必不可缺而无足轻重。此传统之下,思考者在论及人时指的只可能是男人,拥有子宫的女人与物品无异,甚至不需要任何文本扭曲其意志,根深蒂固的传统就足以塑造着固化着女性形象。女性与男性拥有了不同的谱系,女性在男性的传统中或恶毒或纯洁,直到十九世纪自由支配性收入大幅提高后,女性才有了发声的权力,将她们的人性展现出来。
 
虽然同人写作群体基本上性取向对象都是男性,对女性的认知也不必被男权传统的意志统治。这种统治会内化为自己虚假的欲望,内化为自己的认知体系,但并不意味它不存在。当读者接受一个角色,阅读或创作衍生的作品,将人物作为可投射欲望的对象,只有当这种强烈欲望与性别挂钩,并与社会话语权力关联,忽视角色作为人的本质时,才会因性别改变而产生遭受侮辱的愤怒,认为角色在模仿“女人”。
 
巴特勒在一篇文章里写:“对每一个主体的理解,绝不能先以某些特质对其进行定义,再反过来解释这个主体是如何获得这些特质的。”

“这是一种目的论式的思考方法,非常容易误导人们,使人们错以为 ‘成为一个女人’ 是某种有头有尾的变化过程。恰恰相反,‘女人’ 作为一个主体,永远在 ‘成为’ 的过程中。这不仅因为社会对 ‘女人’ 的定义时时刻刻、且因环境而不同在改变,更因为 ‘女人’ 若确实为某种固定的、绝对的、最后的 ‘真理’,那么 ‘她’ 在这个异性恋霸权的社会中将有可能沦为拘束的、而非解放的制度性框架,并在阴性气质与阳性气质这对二元关系中固化为毫无生命力的标签。”
 
Solitueon写作这篇文章并非由于她个人的喜好,而是想站在理智的立场上考量寻常认知背后的歧视。核心不是创作原则而是对人的尊重,在尊重的前提下,作者的自由与读者的自由是对等的。

同人创作是一个再塑主体的过程,即使充斥着片段化的模式与人物的过分渲染,也是流动的进程,character由此在不同语境下独立。篡改必不可少,正是因为同人创作并非复制抄袭,才拥有了无限可能。没有一种题材可以被大众的“正义”裁决,也没有一个正确的模板,可以将人性圈禁其中。

Solitueon:

我最膈应“女体化是侮辱人物”的说法,尤其是还有人一本正经地端着这种封建糟粕的垃圾到处呼吁同人文的正确价值观,简直是看人现场表演往自己脸上扣屎盆子——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猪八戒啃砂锅——自己脆生不管别人牙碜不牙碜。

  

所以就算我祥林嫂也要没事就骂一骂这个问题,虽然我确定我以前写过类似的东西。

  

我有一系列问题要问这么想的人:

  

请问,如果男性角色女体化是侮辱人物,那么女性角色男体化是不是?

  

如果男性角色性格“娘”是侮辱人物,那么女性角色塑造的太“爷们”是不是?

  

如果二次元你觉得男女界限分明,那么三次元你如何看待跨性别者?

  

如果某人不是跨性别者,ta只是出于政治宣传或者娱乐目的或者商业目的,故意装扮成异性,这样是不是不道德?是不是自我侮辱?他们的存在是否污染大众眼球?

  

我接着请问性别模式的界定到底在哪里画线才算准确。到底什么样的行为叫“娘”?一个男人温柔细心心灵手巧算吗?他善解人意体贴他人算吗?他喜欢小孩子和可爱的小动物算吗?他多愁善感容易哭算吗?他无理取闹在小事儿上斤斤计较算吗?他说话发嗲装可爱拿腔作调算吗?

  

如果一个男性角色本身就爱哭敏感多愁善感温柔细心,他算不算自己OOC自己?自己侮辱自己?——如果你说哪有这样的男人我没见过所以不存在,或者直接开除他男人籍,我建议你找工作可以考虑去动物园当大象,当人委屈你了。

  

如果你说前面几个不是,后面几个负面性格才是,请问这不是性别歧视还特么是什么?当然你可以政治不正确,说女性就是低劣于男性,我非常乐意帮你稍微增加一点点知名度,不用跟我客气,我可乐意了。

  

什么叫“娘”?娘是个贬义词,如果我只是塑造一个人格完满的温柔体贴多愁善感的男人,绝对不会被人称为娘,哪怕这些都是刻板印象的女性特征。只有那些有“负面女性特征”的塑造才会被这么说。只有在你的文写得不好的时候,“娘”才是一个可能出现的选项。

  

说白了重点不是人物到底像不像女人,到底女人该是什么样,而是“女性”是一个贬低性词语,是一个骂人话。用女性作为骂人话在语言的发展中源远流长。你不信我就还用我说过很多次的经典例子:

  

妇人之仁。vs. 最毒妇人心。

  

问:对比这两句俗语/成语,在这一语言文化体系里“妇人”的特点到底是仁还是恶毒?

  

……所以这件事重点根本不是妇人到底是什么特征,而是说某人是“妇人”就是在贬低他。“妇人”和“娘”,从古到今,居然毫无改变,传统文化后继有人,简直可歌可泣令人不禁潸然尿下。

  

下面这段话虽然显而易见但我还是不得不说,不然有人就要不明白我的重点:你可以讨厌女体化可以讨厌男性角色女性化,个人喜好和我无关,我个人也不喜欢那种看起来特别性别刻板印象的车,别说是BL,就算是BG车里面女的是一副仿佛遭受了二向箔打击的德行我也直接点X,不小心看到简直瞬间冲刺进入贤者时间。

  

但是我要强调的是:

  

第一,如果你认为这是侮辱角色,你就是在性别歧视。

  

第二,“男性”和“女性”不是“性格特征”,“娘”化本身不是OOC;人物本身性格才是C,你批评一个对比于其角色本身过于“女性化”的男性塑造是OOC只是强调人物本身性格偏差,不是“因为他是个男人”。否则就是性别刻板影响,还是歧视的根。

  

其实根据我的观察,如果谁有“一个角色作为某种性别OOC”的想法,这样的人多数写出来文里面的人物作为一个人类就OOC了。这样的人只会写“模式”(而且是人形都不成的低劣模式)而不会写活人,他们应该去机器人工厂当拼装工,写文实在是屈才了。

  

最后,性别歧视也是你们的权利,人有弱智犯蠢的权利,我有骂弱智和蠢货的权利,弱智和蠢货更有辩护的权利,我还有反驳的权利——重点是,这件事无关公权力所以也无关个人权利,单纯关乎某些人那点余额不足的智商和孱弱无能的良知。

  


  

PS:我特别无奈地想说一句,我其实写过不止一篇po批评“女汉子”这样严重性别歧视的词,批评所谓“女生节”和“妇女节”的泾渭分明,批评性别刻板印象,写到最后感觉自己太絮絮叨叨,但是显然这样的事情随时随地每分每秒都会出现反复刺激我的战斗神经。我觉得下次我要再遇到类似言论,我就把这篇翻出来重发一遍,每次写一遍太麻烦了。

  

我觉得从社会上消除歧视的确任重道远,但是一群自称“爱情不分性别”“ 真爱平等”的女性也来这一套,真让我觉得在某些人群里消除歧视何止艰难如奥德赛的旅途,简直堪比西西弗斯的石头,就算你给他们推上去他们也得抱着狗头滚下来。

  


  


  

=====

  


  

我稍微补充一段:

  

即使不提到什么侮辱人物,本身视性转为洪水猛兽针对这个题材掐的人,也是性别歧视的一种表现,至少是性别刻板印象。

  

专门掐性转的人,我也有问题问你们:

  

你们掐在原作的基础上改设定吗?原作的角色如果是盖章的异性恋,你们觉得写成gay合适吗?好,可能有人说我默认他们都是双性恋,而且性向是流动的;其实呢不用跟我扯这个,有这个认知的人绝不会去掐性转。不过,下一题——

  

你们掐架空吗?

  

你们觉得原作角色是古代高官你们写成现代校园小流氓合适吗?原作角色是欧洲诗人你们写成日本武士合适吗?原作角色是外星人你们写成红楼梦你觉得合适吗?

  

请问到底是现代文明社会的男女之间差别大,还是12世纪的中国人和21世纪的法国人差别大——算上生理差别?

  

如果原作设定某人没有性别或者是双性人,你们打算怎么办?大约可以摆出一代帝王风范:“告诉粉丝每(们),准备好刀子,作者那个变态来了,捅死再说,钦此。”

  

三次元来说,现在很多国家都允许变性手术,允许激素治疗, 允许身份证上面合法改变性别。你们觉得这样合适吗?

  

同人文里面,身份可以改,种族可以改,国籍可以改,时空可以改,但是就性别不许改——你给我讲讲这是哪个次元的道理?

  

除非你掐遍所有架空,一视同仁,这样我至少可以赞你是条愣子(……

  

不然我只能说,你觉得性别隔离天经地义凡是敢于打破性别藩篱的都是异端合该砖头拍死,下一步大概就是屌癌中晚期——现在放疗化疗大概还来得及,也许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还有,我求求你们,想想你们和蔼可亲的小学语文老师,想想他们教导过你们,答题之前要审题——我的重点是“掐”,如果你只是【不喜欢】【个人偏好】【不看】,我完全没有意见,如果你只是和亲友吐槽,你的亲友是个好人, 好人一生平安。

  

如果你是那种:跑去骚扰性转作者留言拍砖;公开场合侮辱所有写类似题材的作者;发贴把这一类作品斥之为任何形式的道德问题或者低人一等——我只有一句话送给你们:请不要放弃治疗。

  

至于没有去公开批判但是私下里持有类似想法的人,感谢你们的自制力并且请回到分割线前看PS前面那段话。

  

最后,一个姑娘在回复里面提到了所谓对歧视言论的理解和包容,我是这么 回答的:

  

“包容和理解的重点是:包容人的存在,不一定包容人的所有行为;包容言论的权利,不一定包容言论的内容。他们歧视的言论当然有权存在,所有的言论都有,我并不是要说把他们都斩尽杀绝。但是他们的歧视言论里面对于某些弱势群体的侮辱性言论,我有同样的权利,把这样的侮辱和贬低双手奉还。所有的言论都是平等的,我不反对他们说歧视言论的权利,我甚至没有去他们的贴里面回复批评, 但是同时我要发声,说出为什么我觉得他们是错的,与之分庭抗礼。两个言论同样展示给大家看,谁说的有道理,大家想要接受谁的,那就是后话了。”

  

====

  

看到评论我叹为观止,所以补充上另外两个关于女性主义的旧博文。当时的小论文水平和现在比不可同日而语,所以大家凑合看吧。

  

关于“国际妇女节”

  

关于女性主义这个词

  

新加了一篇关于女生节男生节的问题

  

前两个我现在真心没有抖机灵再写一遍的热情,大家随便看看。请不要来找怼,你们的的智商都让我没有怼回去的欲望。还有,觉得我说话难听的可以自行圆润,我又不是幼儿园大班阿姨,没有照顾小朋友感受的耐心和必要。

评论
热度(1574)
  1. 生田愈妹Rust 转载了此文字
  2. Rust檐花 转载了此文字

© 南方蝶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