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蝶道

轻度自闭症患者,不切实际的幻想家,自怨自艾的喃语者。

一些我们失去的人

简直就像一片寂静的墓园。
楼诚是我至今为止投入热爱时间最长的一个cp。
清和退圈那天,看到文字后,就觉得心的地方塌掉了一块。
虽然反复跟自己强调,这只是虚幻的二次元产物,但是这些文字真的陪伴我度过了很多空虚焦躁的日日夜夜,大笑或泪水都是故事的见证。
在很多个晚上,点开lofter,拿着“楼诚”的入场券去迎接无数未知的剧目,台子很空,前面通常只有两个人,他们进行的举动,也不过是所有情侣都会经历的,喜欢,等待,争吵,沉默,分离,守护,契约,胶着,回家,吃饭,睡觉,做爱。
守旧痴情而愚钝的观众。迈不开双脚,完全沉浸在剧情里。看这一双人在平行空间里上演了无数奇异又纯粹浓烈的爱情故事,而如果没有这些太太,他们只是万千人海中产生过交集的两个演员而已。
我坐在台下,感觉上面不断有灰尘落下来。
似乎有把声音飘进来了,说这乌托邦里的剧本写的是迷惑人们思想的言论,说这剧院建在一片流放的边境,居住在这里的是书写着荒蛮语言的异邦人。
我们住在剧院,在里面醒醒睡睡,外面的风声听不到,以为琉璃玻璃是顶上的一片天空。以为唱诗班已死,活着的是我们窃窃的交谈。
军队和马匹,枪上膛,长剑出鞘。耳边有猎猎的风声。他们疯狂的点起火把,穹顶在冲天的烈焰中无声无息的倒下,玫瑰花枯萎在坍塌的柱子边上。空气中是刺鼻的烟味。血液从建筑内部渗出来,他们说里面有个怪人,在坍塌前,一直在奋力的敲钟。
战火已烬,黄沙漫漫,白骨沉于地下。而众生依旧喧哗于尘世。

谢谢她们。
我爱他们。

“我年轻的时候只看到过三四次快乐岛,然后他们就消失在雾霭,沮丧,冷锋,霉运和逆潮中……我误以为那就是成年的含义,以为他们是我生命航程中一个不变的特征,我疏忽了,没有记下他们的经度,纬度和入口。愚蠢至极的年轻人,为了得到一副描绘永远持续的难以言表之物,永恒不变的地图,现在的我有什么东西不愿放弃?”①

最后一段来自《云图》

月巴的时空旅行:

每个人都有对待事情不同的应对方式


不是当事人无法揣测,也没有权利去说些什么




如果你曾经喜欢过这些作者的文章或是被她们本人感动过


如果错过了他们的离开,也许你想跟她们道个别




我自己知道的只有这些,也许还有更多


========




回归线跑了




清和润夏




沐兮




湮池的南山南




阿涛ckann




不羡




其中一小号




颜沐倾。




羊开门




蛇精病大发作地西泮




某某方方MM








不吃药

评论
热度(143)
  1. 醉笑陪伊千万场明鲤(*/ω\*)渣渣灯 转载了此文字
  2. 明鲤(*/ω\*)渣渣灯月巴的时空旅行 转载了此文字
    有些人还没遇到 他就走了 【所以真特么很讨厌去把人家逼走的喷子

© 南方蝶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