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蝶道

【六一贺文】【尤杨】水管和玫瑰

六一到了,捅刀注意。

【神经病/水管君主场/DNT版背景】【请不要严肃对待】

退休的水管君:

从我开始工作到退休,主人只跟我说过一次话,有一天他打开门口,踩到了开关.那时我鲁莽又冲动,只想好好捉弄这个年轻人.于是放开了劲儿的向他喷过去.他被我淋的浑身湿透,像刚刚从河里爬出来一样.就算这样也没有大吼大叫.只是默默的把我的脸掰到一边,摇摇头,说“干正事.”

那天晚上有人来主人家门口威胁他.灯光很刺眼,主人从房子的后面溜到花园来.拧开我的开关,小主人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像个受惊的兔子.”噢,小家伙害怕了“,连我这根迟钝的馆子都能看到出来.主人当然也意识到了,于是他摸了摸小主人的头,甚至露出不常见的狡黠的笑容“看好戏吧,尤里安!“

那天来的人很快被我强劲的水量吓跑了,以前我经常闹别扭,假装龙头堵住,假装水压太低,好吧.其实是,机械的脑子也会犯懒,可能这是生物的通病?.而主人太温和了,我不愿意看到他犯难,所以才忍不住尽忠,嗯,应该是这样.

他们是父子吗?作为一个脑子生锈的水管,大多时候我不会想到人类的问题.太复杂了,比记住自己的生产日期累的多,我偶尔从花园探出头望向房间的窗户,都能看到小主人在泡红茶,擦桌子,扫掉书上的灰,把洗干净的衣服挂起来.我差不多把他也归为一根兢兢业业的水管了.好吧,我知道这个比喻很傻.

主人常常很晚才回来,在小主人已经睡下以后,潜入房间,把掉下来的被子掖好,默默的坐在床边看着小主人发呆,我把喷头乱转,企图吸引他的注意,可是他也许是视力不好?仿佛根本看不到被我摧残的花儿似的.哦,说到我的花.我就很伤心,就在退休的前一个礼拜,小主人花园里的玫瑰不知道怎么了,忽然死了一大半.

其中一株玫瑰是我的....我不知道要怎么形容.这样说吧,每天我们都会在夜幕降临时偷偷的对视一会,可惜她不懂金属的语言,我也不了解植物的谜语.我们就这么在静悄悄的月色下对视,她会把叶子向我这边摇一摇,星空下的玫瑰美极了,我动弹不得,只感觉自己的水压好像升到了最高,咕咚咕咚的快要冒出来了.她死掉那天,整个花园的玫瑰都好像褪了色(虽然我根本看不到色彩),她所在的地方被种上了一株向日葵,每天都在冲我微笑,我的管子内空空荡荡,水在内壁发出活跃的回声,可我懒得动弹,连提升一点压力去完成每日工作的力气都消失了.

小主人常常照顾我,我有时候甚至觉得他能看出我是一根有灵魂的水管.因为每次他来擦拭我的栓塞.把我的关节拧紧,上油,抱着我在花园里走来走去时都会默默的背点东西,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人类的语言很美.比锻造金属的声音要美上一千倍.很可惜我不懂.

小主人长大了,可以把我拎起来浇水了,有一天他一边浇着水,一边在管子上轻轻敲击,断断续续的,我当时昏昏欲睡,只觉得落在身上的的敲击,像是用手语写下的诗句.

这些年我的角色多变,当过杀人的武器,也输出过有毒的液体,最后已然是个生锈的老水管了,从战场扔回来那天,我很开心又回到了主人的花园,更确切的说,是一片荒草地.

退休的前一天,离开了很久的小主人又回来了,再称呼他为小主人有点不合适,但是我贫瘠的词库实在选不出什么合适的称谓了.他向我慢慢的走过来,我有点不好意思,作为机器的我太老了,崭新的银色已经消失,时间在我身上涂满了顽固的红色锈斑.像是扔在地里的快要腐烂的番茄一样.

但小主人好像没注意这些,他拿起我(他现在居然能轻而易举的把我举起来了!天啊),把野蛮生长的花园重新浇了一遍.夏日的阳光非常晒,我懒得干活,水量很小.

他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小时候他也会对我说话,但那时他的声音像叽叽喳喳的燕子,让我很不耐烦.但现在他平稳的低语,反倒让我想起了我的那株玫瑰,风吹过玫瑰的时候,她就摇摇叶子,发出簌簌的声响,此刻,小主人的胸膛贴在我的管子上,里面的那颗心,(我从一块窥视过婚礼的砖那知道人类有心这种东西).咚咚的跳着,他把手指搭在我的外壁,一下接一下的敲击,这么多年没有人来用这种规律敲击.所以我当时一下子就记住了.

他抱着我,绕着荒凉的花园走了一圈又一圈.手中没停下,轻轻的,连续的敲击着,月色温柔的抚慰着我,时间在绕圈的过程中像水一样倒流而下,花园里开满了花,我的玫瑰招摇的立在那里,风飘过来,玫瑰摇起叶子,簌簌的像是耳语.

我一下子懂了小主人在老锈的水管上击打的意义,同一时间,我发觉玫瑰的语言不是秘密,因为秘密是不会共通的.

那是一个名字.

我一下子感到疲倦,机器也会疲倦吗?当然了,他还会偷懒呢.
我靠在小主人的胸口说我很累,想要休息,他一定会懂的,他才不是一根冷冰冰的水管呢,他是一株玫瑰.

于是他把我放下来,我的管口面对着开满向日葵的花园,刚接触到地面,就汨汨的流出泪来.

评论(2)

热度(38)

© 南方蝶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