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提问 归档 RSS 搜索 - UAPP

南方蝶道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我闺蜜是那种什么事情都能井井有条的办好的人,摩羯座,外表温柔而内心固执。旅游都是她做完计划然后我瞄一眼,吃饭会记得你所有的忌口,生病时会隔着城市做五六个小时的高铁跑来照顾你,尽管只是小感冒,连输液都不需要。

小时候妈妈是铁路的职工,三班倒,回家后累的不行倒头就睡。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跟我聊天,她对我的评估方式只有成绩,成绩好了就给个拥抱,成绩不好就又打又骂。我和她的关系一直是水火不相容。离开家后我们慢慢和解,但是关系依旧很淡,不似一般家庭里母亲和女儿那样亲密。我对她没有依赖,她不在我反而更轻松。

摩羯座闺蜜是我大学交到的第一个朋友,也可以说是唯一一个知心的朋友,很奇怪,我们一个南方一个北方,一个宁波一个内蒙,连吃东西都分咸口甜口,但是看到她我真的常常萌生出“soulmate”这个词。她陪我去台湾(后来我才知道她原来想申请的是美国,因为她成绩足够优秀,我只是中等而已)。我们还一起完成了两个获奖作品,有时候去刷电影,晚上回来的时候,树叶在头顶上方沙沙作响,路灯昏沉沉的亮着。路上行人稀少,连鸟都歇息了,我们几乎不交流,因为知道对方脑子里都有无数的想法,一旦开启可能会通宵不眠。就这样在林荫道上缓慢步行,有猫越过台阶。我们影子交缠,周围静谧无声。

后来她报送去了中传读研,我拼命准备二战,想和她进一所学校,但是长时间的独居让我开始抑郁,拒绝了所有人的援手,让自己拼命下沉,脚踩在沼泽里,难以呼吸。我的考研历程就此结束。被催着开始准备春招,面试,去四处投简历,被拒了很多次,最终留在了一个还不错的互联网公司,除了加班比较多。福利待遇和薪酬年终奖都是我目前能接触到的最高标准了。

于是卷铺盖来帝都,又看到她。来的时候没告诉她,她看了我在朋友圈新发的定位,十点多气势汹汹的来问我,来北京怎么不告诉我?你从哪找的房子?安全吗?几居室?里面几个人?什么工作?连珠炮似的问了一串。我说收拾房间呢,改天再聊,她让我拍张过去,她在零点的时候还在改报告,看完我的照片就叹了口气,说,你先别收拾了,明天我过去。

隔天她带了个锅过来,把排骨解冻煮上,拎着我去楼下的沃尔玛,买各种生活必需品,回来我们把我的直男风格猪窝重新打扫了一遍,她甚至还挑了一束花。说旧房子也要有点新鲜气,一切完事儿之后我们就躺在床上看电影,厨房里的肉香顺着门缝钻进来,老北京的天气昏黄,感觉像坐在陈旧的胶片里。时间转起来都是刺啦刺啦的响。


我不知道我对她的依赖是否来自于小时候母亲的缺席,如果是这样那这种依赖就可以归结为安全感的缺乏。可是我真的很害怕是另一种。


我很害怕真正的原因是我喜欢她。





评论
热度(1)
©南方蝶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