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蝶道

轻度自闭症患者,不切实际的幻想家,自怨自艾的喃语者。

我覺得我要放棄了
缺乏自製力,制定的計劃永遠完不成,在給予最大限度自由的獨處空間里依然不能安排好一切。非常非常負能量。

评论

© 南方蝶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