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蝶道

轻度自闭症患者,不切实际的幻想家,自怨自艾的喃语者。

*

来,一起找太太

士多啤梨柔顺剂:



清和润夏值小满,白露未晞尚有蝉。欲寄尺素十二万,偏偏远隔万重山。本心初列八段纲,穆穆语言诗一行。


只好,横穿马路,日以继夜,奔波于澜沧江上,卧倒在兔子窝旁,教蔚山沉默,听北歌南唱。


只愿,带上这本简装书,亲自把那情意抒。


路中小憩,走进兴盛卤肉馆,打开我的便当当,左手蜜三刀,右手发条包,囫囵咽下小浣熊,再来半颗狮子头。偶遇梁同学,悄悄对我讲,前方杏林不种杏,早改种蔷薇;青山之上已无鹿,夜仅鸦低飞;美人不卖蒙汗药,如今赠人糖葫芦。世事本无常,你且快前行。


背上行囊,匆匆上路,却是脚底一滑,两眼发黑。醒来见一人,眼里有星光。


“这哪?”
“自己看!”
扶腰,抬头,401病房。
“快快放我走,我要寻找乌托邦。”
“嘁,谁要留你?养你还费米。
只是现如今,倒山倾海,重门紧闭,早已没有那温柔乡。”


啊,不!既非宇宙爆炸,我就更得争朝夕!


马不停蹄,不问归期,总算来到汇丰银行的废墟旁。茕茕孑立,乱翻一气,竟找着231号保险箱。
如获至宝捧怀里,还好还好,也算AYLI皆大欢喜。
情书不可寄,无妨,爱意全部塞肚里。


芥子须弥,也是江河万里。



评论
热度(571)
  1. 南方蝶道士多啤梨柔顺剂 转载了此文字
    来,一起找太太
  2. 白糖糕士多啤梨柔顺剂 转载了此文字
    写得太好了 都是初心

© 南方蝶道 | Powered by LOFTER